Follow Us

用竹子重新連結馬達加斯加與台灣

去年九月,這是我第三次踏上馬達加斯加(以下簡稱馬島)的國土,此次的目的是為了拜訪馬島上一家享有國際盛名的德國公司,該公司也是世界前幾名之香料/香精/集團,成立已有一百多年,在全球有超過30家以上據點。

他們已經在馬島深耕將近20年,目前已與7000名以上的農夫契作,同時創建了一個提供教育、醫療、工作機會、田園管理、水源管理的完整管理方式來達成企業永續發展的目標。

坦白說,看完這家的公司介紹之後讓我十分感動,我十分認同企業在期待永續發展之餘理應注重社會責任,而不是一昧的奪走而不回饋….

所以在我多次寫信詢問此公司是否願意接受採訪,在連續幾封信件之後我終於有機會直接參觀該德國公司位於馬島的香草加工工廠,並且爭取到機會讓我們可以直接訪問負責此工廠的法國人-克里門先生,這也是接下來這三週裡面一連串有趣事件的開端之一..

說到這邊,還沒有提到台灣跟馬島的連結到底在哪邊呢?

好的,請讓我簡單說明一下台灣與馬拉加西王國(馬達加斯加古名)之間的簡單歷史交集。

#民國56年開始直到58年結束

台灣政府與馬拉加西王國(馬島古名)簽署合作事項,我國將派遣竹工隊/農耕隊前往馬拉加西進行規劃與指導水稻種植,並且協助發展竹子相關產業,有九名專業農業人才將派駐當地兩年…

這些前輩們不但善盡本職之外,並且由馬島帶回了巨竹回台種植,不料日後兩國斷交,讓一段美好的情誼不能繼續走下,當時有來自台灣台東的原住民農業人才選擇留在馬島結婚生子,開啟他的全新人生,他在滯留馬島43年之後首次返鄉回國,跟台灣朋友們分享他在馬國的心路歷程。

台灣與馬拉加西合作事項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Y0110221

陽清基返台新聞紀錄

https://www.cna.com.tw/news/aloc/201804140201.aspx

好的,讓我們一起回到去年的馬島吧。

就在我順利完成了拜訪德國公司的代表克里門先生之後,他跟我談到為了改變馬島人砍樹蓋房與砍樹燒炭的長久習慣,並且協助輔導使其成為新興產業,他自己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在森林裡面蓋了一間竹房子,並且已經開始實驗竹子加工與工藝路線的可能性。

看到他的房子,這些照片讓我的心中感動無比,我心中確定這位法國人是一個有著高度熱情與好奇力的專業人才。

日後深聊之後,才發現我跟他的年紀相同,志趣相近,對生活、音樂、藝術、社會、環保、文化都有許多類似看法,看著他在馬島所做的一切,讓我又感動又敬佩,彷彿是另外一個我在實踐自己。

回到台灣之後,我們在幾次郵件往返之後克里門提到今年四月有重返亞洲的計畫,為什麼是重返呢?因為他在20年有在寮國工作過,希望這次可以有機會再度踏上亞洲的土地,他也想利用這次的時間到泰國清邁拜訪一位義大利建築師,看看他利用竹子與其他材質如何創造出一個雅緻且環保的有趣空間,並且參觀他在清邁的竹子加工基地。

聽到朋友要來亞洲我很高興更想參與,但是我那時沒有跟克里門提到的是….我知道台灣的竹山有一群好手,他們在今年台中花博所打造的竹建築不會遜色這座在清邁的國際學校,我會說風格各異,各有其專業與美感。

在克里門來台灣之前,有幸在友人事先引薦竹籟文創這個單位,我踏上前往竹山的路上,幸運的在竹籟文創工廠見到了賴氏兄弟,聽他們說起他父親早年也是派遣到中南美洲協助當地的農耕隊成員之一>

我心中又發現某些連結在心中無形產生中,說不上來又無法否認存在。

觀賞完畢賴彥池先生分享的公司背景簡報與簡單分享之後,我們約定日後再度碰面的約定(所以又是一場守諾之旅),我告訴他我將帶來我的法國朋友,希望可以一起找到屬於馬島與台灣的解決方案與未來可行合作計畫,承蒙賴先生熱情允諾日後的再度會面,讓我帶著充實的心情回到台中,我知道我將可以協助克里門找到更多有用的資訊,對我來說,不為了什麼,只是為了有機會可以參與這個具有多重意義的有趣計畫(雖然跟香草沒關係,哈哈)

所以當我跟克里門還有其他兩位朋友(日後另有篇章說明)終於在亞洲的泰國清邁碰頭時,我們依約前往這位義大利建築師在清邁的竹子加工基地碰面,我們有幸讓這位享譽國際的熱情又專業的義大利大叔跟我們說明他的設計理念與技巧工法,並且跟隨他參觀他的加工基地。

結束導覽之後,義大利建築師跟我們說他打造的國際學校就在工廠旁邊不遠,不知道我們是否願意前往參觀(當然好啊!!)

我們脫掉了鞋子,踏上沁涼無比的土製地面,跟隨著義大利建築師的腳步與說明,我看著這些造型各異又有共同建築語言的竹屋,應該不能說是竹屋,因為他混用了多種建築工法。他告訴我們如何利用這些屋頂的圓弧造型來減去風力可能造成的損害,又如何將自然風導入建築室內來達成溫度調節與節能的理想結果,看著這位熱情又專業的大叔分享著他所創立的一切,我彷彿又在別人身上看到了部分的自己。

好的,讓我們將畫面拉到台灣竹山。

在跟賴先生取得聯繫與許可之後,我帶著克里門往竹山竹籟文創的方向前進,一路上我跟他提到竹子產業如何在台灣興起,又如何日漸衰敗的歷史背景,我們發現雖然竹子產業在台灣看起來已經過去,不過這些人才與技術很有機會可以在非洲成為進行中的未來。

簡單向賴先生說明來意之後,我請克里門主動分享他在馬島完成的竹屋照片,我心想讓作品來為創作者本身發言是最有效率的方法,透過作品本身可以看到創作者的理念與願景,這會比起文字傳達或是言語翻譯更有效果。

賴先生說:這太誇張了吧??這是一個人蓋的嗎?

克里門:(笑)

接下來我代替克里門說明了他這次來亞洲找答案的目的與期望,期待未來竹子可以在馬島帶來許多正面影響,不管是成為替代建材或是發展成為手工藝業。

“台灣的巨竹是從馬達加斯加帶回來的哦!這是因為幾十年前的台灣農耕隊前往馬島之後產生的美好結果之一。”。

根據賴先生提供的資訊(流利的英文,帥!),他年輕時在許多國家都有工作經驗,不管是在航太業、旅館業均有多年的工作記錄,這讓他得以開展他的國際視角與競爭能力,更讓他在得知家中產業需要幫助後毅然決然回到故鄉,利用這些年在國際上所學到的技能與觀念來協助改善家庭與社區。

他導入這些年在海內外所學到的企業管理、社會責任、文化創意、產業分工與整合、將竹材以模組化的方式進行加工與重組,我們可以在本次的花博中看到完整的理念呈現,不管是自家的工廠或是周邊協力的上下游團隊,賴先生都投注大量的心力來協助產業轉型,試圖在衰敗中找到未來的希望,聽著他說起自己過去的事蹟以及對未來的看法,讓我在旁邊不小心又偷偷紅了眼眶….

因為我再次看到台灣之美與台灣精神在無意中自然展現,讓我真心感動不已。

當然了,我與克里門也不忘詢問未來海外合作的可能性,如果可以有機會以聘僱的方式邀請賴氏兄弟踏上馬島,協助我們完成心中的計畫,讓馬島人有更好的生活,這何嘗不是一件美事呢?

且讓台灣人以柔軟的態度傳達我們堅韌不拔的實力,讓台灣的過去再度在需要的地方發光又成為未來,對我來說,可以參與到這件事真是我的榮幸。

這些法國友人們將在明年再訪台灣,這次將會再度深入台灣,再度深刻體驗所謂的“台灣之美”,這一次我們將用竹子把馬島和台灣再度連結!

我知道這些計畫聽起來很遠大,不過,我也知道光靠我們的力量是不夠的,如果你對這些計畫有興趣,又希望在馬島實現自己,歡迎立即與我們聯繫。

下一篇預告:台灣茶之美

尚無留言

LEAVE A COMMENT